“怕遇难后面目全非,加沙人开始戴这个”     DATE: 2024-05-30 13:57:08

(观察者网讯)一家人分成两队,怕遇各自佩戴手环,难后或在手臂上写下名字,面目以便不幸遇难后被认出……这是全非巴勒斯坦加沙地带普通家庭最近的写照,面对近在咫尺的加沙轰炸和不断上升的死亡人数,人们做着最坏的人开打算。

据路透社10月25日报道,始戴加沙居民称,怕遇当地人正在把身份不明的难后遇难者批量下葬到乱葬坑里,用数字代替名字。面目医护人员会保留死者的全非照片和血液样本。为了让家人找到自己,加沙一些家庭开始把手环当身份标记。人开


10月24日,始戴在加沙南部的怕遇汗尤尼斯,巴勒斯坦男子阿里·埃尔达巴的女儿展示手环(图源:路透社)

本轮巴以冲突进入第20天,半岛电视台10月26日援引加沙地带卫生部门消息称,自10月7日以来,在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空袭中,共有7028名巴勒斯坦人遇难,其中包括2913名儿童、1709名妇女和397名老人。另有约100多名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遇难。此前据《耶路撒冷邮报》援引以色列卫生部数据,截至当地时间10月18日下午,以色列方面已有超过1400名以色列人和外国人死亡。

路透社称,在有史以来以色列对加沙“最猛烈的空袭”中,加沙地带的家庭正试图减少丧生的风险。

40岁的阿里·埃尔达巴(Ali El-Daba)说,他看到了被炸得面目全非的尸体。为了防止一家人在一次袭击中全部遇难,他决定与妻子分开。目前,埃尔达巴的妻子丽娜带着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待在加沙北部的加沙城,他带着另外三个孩子搬到了加沙南部的汗尤尼斯。

埃尔达巴说,他在做最坏的打算,为此,他给家人们买了手环,绑在了每个人的两个手腕上,“如果发生不测,这样我就能认出他们”。


10月24日,在加沙南部的汗尤尼斯,巴勒斯坦男子阿里·埃尔达巴的两个女儿佩戴了颜色一样的手环(图源:路透社)

报道称,这已经不是个例,其他巴勒斯坦家庭也在为自己的孩子购买或制作手环,或在手臂上写下名字,以帮助辨认亲人的身份。


10月24日,在加沙南部的汗尤尼斯,巴勒斯坦男子阿里·埃尔达巴的儿子展示自己的手环(图源:路透社)

目前,加沙地带的穆斯林神职人员已经批准了大规模的葬礼,在下葬前,医务人员会保存遇难者的照片和血液样本,并给他们编号。

报道称,虽然以色列不断要求加沙北部居民向南撤离,称南部更安全,但是以色列的空袭覆盖了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控制的整个加沙地带。


10月21日,加沙地带北部拜特哈农(Beit Hanoon)的Izbat,本轮冲突前后对比图(图源:美联社)

一名以色列军方发言人声称:“以色列国防军一直让加沙地带北部的居民向南移动,不要停留在加沙城内哈马斯‘恐怖目标’附近。但是,最终,哈马斯扎根于整个加沙地带的平民中。因此,无论哈马斯的目标出现在哪里,以色列国防军都会对其进行打击,以挫败该组织的‘恐怖主义’能力,同时采取可行的预防措施,以减轻对无关平民的伤害。”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当地时间25日晚间至26日凌晨,以色列国防军针对加沙地带北部发起了一次“有针对性”的地面进攻。以色列陆军广播电台称,这是本轮冲突爆发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

在大规模进攻不断升级之时,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危机也在加剧。根据国际援助组织乐施会(Oxfam)的说法,在加沙,饥饿正在被当作“战争武器”。

目前,加沙地带的水、食品、燃料和药品正在耗尽。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25日警告,由于缺乏燃料,这一救济机构可能被迫停止运作。

本轮冲突爆发以来,仅几十辆载有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卡车获准从埃及经拉法口岸运入加沙地带。联合国方面多次警告,这些援助物资远不能满足加沙地带民众需求。但按照以色列方面说法,哈马斯等组织可能利用燃料制造武器和爆炸物,因此,以方不允许燃料进入加沙地带。

据美联社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26日抨击欧盟未能呼吁加沙地带停火,并指责西方对穆斯林的苦难漠不关心。当天,埃尔多安在与罗马教皇方济各通电话时还称,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袭击已经“达到了屠杀的地步”。

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规模空前的突袭,令以色列猝不及防,损失惨重,继而猛烈报复,誓言让哈马斯付出沉重代价。10月9日,以色列宣布对加沙进行“全面围困”,12日又要求加沙北部110万居民向南撤离。

联合国安理会24日就巴以局势举行高级别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再次呼吁立即实现人道主义停火,以缓解冲突造成的巨大苦难。一些国家和机构呼吁让更多援助物资进入加沙地带。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