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咱看球去!(这球走步了吗)     DATE: 2024-04-18 02:16:23

2018年12月8日,走咱走步广东双小外快打旋风挟开局16连胜之威到访浙江,看球索尼-威姆斯首次迎战旧主。去球两队一番鏖战,走咱走步开启了此后数个赛季里,看球几乎全程无尿点的去球浙粤大战序幕。而一位从温州开车出发的走咱走步球迷经历了高速封道-义乌换乘高铁-出站直奔球馆后,终于赶上了末节的看球精彩大战,总算不虚此行。去球

当然,这位球迷最需要感谢的看球还是彼时的浙江主场杭州滨江区体育馆,这里距离最近的去球高铁站杭州南站只有10公里,且两者由一条彩虹快速路直线连接,走咱走步这才让他在冒着大雪出行的看球囧途之后赶上了CBA这出春晚的“包饺子”环节。
2023-24赛季CBA联赛的口号是“以城之名”,在疫情过后,人们前往现场看球的期待之心逐渐火热,上赛季同曦主场上演的“林葳受命”,山东主场与辽宁的加时鏖战,都令人心向往之。
出门看球也是一场旅行,在选好了目的地后,便捷高效的出行方式与路线规划就是重中之重,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那位球迷一样幸运地赶上末节的精彩,也不是每场CBA都能像浙粤大战那样将悬念保持到最后,让人值回票价。
飞机?高铁?
2008年,当时的辽宁盼盼从“魔鬼主场”鲅鱼圈体育馆搬离,云南奔牛也离开了红河的高原球馆,这一切都是因为CBA在当年扩军后对主场球馆的限制规则进行了修正。
在此之前,CBA规定联赛球队主场距离最近的民用机场不得超过150公里,但在2008年之后,这个距离被改为100公里,辽宁和云南两队都因为不符合标准,被迫更换球馆。
主场球馆在机场100公里范围内也成为了此后的一条通用规则,保持至今。
红运体育馆距离最近的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166公里,云南红河主场更离谱,距离最近的昆明机场272公里(其实附近倒是有了一个红河州机场,不过是军民合用,最近几年改扩建,现在还在修……)
机场距离更多是为了赛程服务,而并非考虑多数球迷需要,毕竟,远距离乘坐飞机去看球并不是大多数球迷的日常。更因为如此长距离的旅途,人们通常会提前到达场馆附近,并不在乎是否多出这50公里。
虽说飞机出行并不是主流,但CBA还真有离机场非常近的球馆,这就是福建男篮的主场,晋江市祖昌体育馆。这座2000年底动工,2002年底竣工,和福建男篮一起迈步走进CBA的球馆,距离最近的泉州晋江国际机场只有3公里,倒是离最近的高铁站有接近20公里的路程。
骑车12分钟就能到
福建男篮本赛季将启用双城双主场,即晋江祖昌体育馆+厦门凤凰体育馆,后者在今年初承办了2023年CBA全明星周末,并且CBA已经官宣2024年全明星周末仍将落户于此。有趣的是,福建新馆延续了球队偏爱机场的风格,距离最近的厦门高崎机场只有10公里车程,距离稍远一点的另一座机场也不到30公里车程。
或许这就是福建的格局,谁说他们只会做海报,没有一颗称霸联赛、引万千外地球迷前来朝圣的心呢?
2017年,王哲林在晋江机场接新任主帅范斌(左)
与之相似的是山西的主场,位于太原的山西体育中心体育馆,在机场20公里范围之内。虽然便于外地球迷到达,但除此之外,两队的其他交通条件并不那么好,福建主场距离高铁站远,山西主场离地铁站远。
相反,上海男篮的主场上海体育馆,不仅距离虹桥机场也非常近,而且两地之间可搭乘10号线转4号线,半个小时即可到达。
上海体育馆轨道交通相对比较方便
如今CBA联赛里的球队主场大多虽然离机场都在100公里以内,但很少有能够逼近20公里大关的。
在当前的中国,高铁日益成为远行的首选,CBA也不外如是。浙江的主场中国轻纺城体育馆距离高铁站绍兴北站只有4公里左右,宁波市体育发展中心体育馆距最近的宁波站不到5公里。
CBA目前还没有对主场球馆距离高铁站的远近进行详细规定,除了少数像浙江、宁波等球队,多数球馆处在距离高铁10-20公里的区间之中。
躲开晚高峰
中国城市人口排名里,前7位只有重庆没有自己的CBA球队。由于CBA的比赛时间多数是在晚上7点30分(本赛季联赛将不少场次推迟到了晚8点)开球,出门看球的人们正好赶上城市的晚高峰,交通压力极大。
市内交通中,地铁无疑是经济适用又便捷的出行工具。北上广深4座城市的5支球队自然不必说了,上海体育馆、大运中心甚至名字都和地铁站一样,离地铁近是这些球馆吸引球迷的一大利好。另一座大城市天津,先行者选择的球馆东丽体育馆虽然在相对郊区的位置,但外环辅道站离球馆只有700米,也不算麻烦。
令人意外的是下面的几座城市。长春市体育馆距离1号线人民大街站只有200米,而且球馆外环境非常好,牡丹园、玫瑰园、杏花村公园、长春市儿童公园等等,非常适合在休息日一家老小前往。
长春市体育馆,夜景还挺好看、
四川今年将主场从温江区体育馆搬到了新馆金强国际赛事中心,这是西南地区目前最好的篮球场馆,是一座NBA级别的万人球馆。原来的温江区体育馆离市五医院站不过700米,新馆则干脆就被19号线温泉大道地铁站的A、B、D出口包围了。
前文提到的宁波再次出现,这座八一时代的雅戈尔体育馆如今早已更名,也没有了往日铁军称霸篮坛时的人潮涌动。在八一男篮离开后一年,宁波3号线的体育馆站投入使用,球迷看球越来越方便,但曾经的八一却早已不见。现如今,宁波回归CBA,希望这座城市为之付出的努力,便捷的交通能够吸引更多的球迷到场。
宁波市体育馆的地铁站体育元素拉满
地铁早已成为大城市的标配,但20支球队里还是有一些没能享受到福利,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位于东莞市的广东男篮。东莞篮球中心体育馆曾经号称“CBA第一馆”,软硬件什么都好,唯独就是在交通这一项上不那么出彩,高铁已然是应付了,地铁却还在苦等东莞1号线的开通,即便是开通后,最近的地铁站也在数公里之外。
在市区交通这一项上,东莞的确匹配不上其万亿GDP规模的地位,这恐怕也就是广东从本土球员到外援,纷纷选择小电驴为主要交通的原因。刚刚加盟球队的“水哥”和周琦,这两天也都已经骑上了心爱的小电驴。在这样一座城市里,小电驴无疑是舒适度满分,只是,切记要安全骑行,戴好头盔。
警察蜀黍,就是这个人不戴头盔
浙江广厦近些年已经是联赛一方豪强,但由于为杭州亚运会让路,球队宣布将主场从杭州搬出,近几年加上疫情原因,球队一直将诸暨作为主场,而诸暨正是CBA球队目前所在城市中唯二没有通地铁的城市。
不过,上赛季后段,恢复主客场制后,广厦使用了暨阳学院体育馆和黄龙体育馆双主场,球队开启了回到杭州的步伐。黄龙体育馆距离最近的黄龙体育中心地铁站只有500多米,这也让广厦避开了没有地铁的尴尬。
因此,小城晋江也就成了CBA球队主场所在里唯一没有通地铁的城市,好在小城的交通压力远不像体量巨大的大城市,拥挤都是别人的。
南京同曦主场五台山体育馆附近的五台山站,青岛国信体育馆同名地铁站都在建设,其他如辽宁队所在的沈阳,地铁也都很是方便。新疆队最近将主场从红山体育馆搬到了乌鲁木齐奥体中心体育馆,虽然球馆迈入了新高度,但地铁可就是此路不通了。
青岛全明星期间,也做了地铁主题车厢
开,往城市边缘开!
当CBA遇上高峰期,球迷的解决之道更多是提前出门,但遇上了这些球队,可能最好还是不要开车前往。
龙狮男篮从佛山搬到广州,赢得了更多的球迷受众,究其原因,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球队从偏远地区一下撞进了广州市中心。天河体育馆的对面是正佳广场、天河城等,旁边是广州恒大曾经的主场天河体育场,位于城市中轴线,是真正的市中心。换言之,这里也是标准的开车勿停区域,即便不是比赛期间,不是节假日,这里的人流量和车流量都叹为观止。如果有外地球迷驾车来看球,千万不要低估了一座超级城市的体量。
万一隔壁再开个演唱会,分分钟教你做人
另一支有同样巨大交通压力的便是上海男篮,上海体育馆虽然地铁方便,但距离徐家汇只有数百米,魔都的交通状况向来不敢恭维,建议球迷轻易不要在比赛日试探这座城市的晚高峰底线。
考虑到城市的交通压力,城市建设从规划阶段开始就将大型场馆这类人群聚集,对交通要求高的建筑,优先安排到城市外围。广州和上海的这两座球馆之所以不同,恰恰是因为他们的建筑时期比较早,当时的规划还远考虑不到如今的交通状况。类似的当然还有建筑年龄最大的长春市体育馆,只不过长春的体量与沪穗比不是一回事。
CBA的场馆里,越是新近修建的球馆,距离市中心往往越远,比如新疆、四川的新球馆,深圳的主场大运中心等,都在努力搬离市中心,远离拥堵区域,为球迷营造更好的观赛体验。诸如江苏、天津等球队在选择主场时,也有意无意往市郊跑。
新疆队的新主场球馆奥体中心建在了北边,而原来的主场红山体育馆则在市中心(大概在箭头处)
虽说各地各队的球馆都在努力离开市中心,但一场比赛动辄数千人,甚至上万人的人员流动,造成的交通压力绝不可小觑。因此,开车出门看球的球迷,要么提前很久出门,彻底避开高峰期,要么就干脆换公共交通,舒适性或许远高于自驾。
篮球是一座城市的名片和符号,如广东、辽宁等球队所在城市就曾经在疫情后复赛、总决赛等期间开设免费的接驳公交专线。不少城市,为了满足球迷观赛,也都会在重要比赛日适当延长公共交通运营时长,球迷观赛前可以先了解过后再出行,不仅仅是省钱,更是一种体验。

坐上一辆“东莞篮球城市号”公交去看广东的比赛,也别有一番风味

又是一年秋风起,联赛星火正当时。疫情的阴影终于被吹散,即便中国男篮夏天的苦闷还未彻底划开,但生活已经在催促着我们大步向前,新赛季,你想去哪座球馆看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