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视禁令,欧冠赛场被巴勒斯坦国旗“淹没”了     DATE: 2024-04-15 18:05:33

(观察者网讯)“这一晚,淹没巴勒斯坦的无视禁令国旗‘照亮’了格拉斯哥东部的黑夜……”

尽管凯尔特人足球俱乐部在赛前发出“禁令”,但综合英国广播公司(BBC)、欧冠《镜报》等25日报道,赛场当地时间周三晚进行的被巴欧洲冠军联赛小组赛上,数万名凯尔特人球迷仍在主场凯尔特人公园球场集体举起或挥舞巴勒斯坦国旗,坦国并高唱《你永远不会独行》(You'll Never Walk Alone)、淹没《啊,无视禁令朋友再见》(Bella Ciao),欧冠以示对巴勒斯坦人民的赛场声援。

目之所及之处,被巴整个看台几乎被巴勒斯坦国旗完全覆盖,坦国场面相当之盛大。淹没



据英媒报道,无视禁令早在本月初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发起报复行动时,欧冠在“极端球迷组织”绿色旅(The Green Brigade)的组织下,凯尔特人球迷在英格兰超级联赛中对阵基马诺克的比赛前,便举起了巴勒斯坦国旗,和写有“解放巴勒斯坦”、“抵抗运动胜利”的巨型横幅,向巴勒斯坦表示支持。

凯尔特人俱乐部当时发表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谴责这一行为,与球迷行为切割,并坚称“不欢迎”这些政治信息和横幅出现在凯尔特人公园。


9日,凯尔特人对阵基马诺克的看台

不过,凯尔特人球迷们在此后(22日)对阵红心队的比赛中继续如此。

本周二,绿色旅在一份声明中强调,球迷们有权在比赛中表达政治立场是该组织“不可动摇的信念”,并指责俱乐部自称不关心政治的说法是“虚伪且不真诚”的。

其控诉称,俱乐部对该组织施加的一系列限制,包括禁止在体育场内悬挂国旗等,都是出于压制凯尔特人球迷政治表达的目的,尤其是此时与巴勒斯坦相关的政治表达。

声明中还表示,鉴于以色列继续对加沙地带进行空袭和封锁,绿色旅呼吁凯尔特球迷在10月25日对阵西班牙马竞的比赛中举起巴勒斯坦国旗,向世界表明凯尔特人站在被压迫者的一边,而不是压迫者的一边。

绿色旅表示,他们将会在体育场外分发数千面巴勒斯坦国旗,鼓励球迷们加入声援行动,“虽然在场内分发旗帜会更容易,但我们被禁止将旗帜带入体育场。我们尊重所有不愿参与此类行为的球迷,但同样我们要求所有愿意加入的球迷也能得到同样的尊重和自由。”


22日,凯尔特人对阵红心队的看台

开赛前不久,凯尔特人俱乐部不得不在官方网站上专门发布了一封写给球迷的信,说明本场比赛的双方球员和教练员都将佩戴黑色袖标,以表达对所有受冲突影响的人的尊重和支持,俱乐部还将向国际红十字会捐款,支持加沙地区受人道主义危机影响的人们,再次要求球迷们不要在场馆内展示任何与本轮巴以冲突有关的横幅、旗帜和标志。


截图自凯尔特人俱乐部官网

然而周三当晚,凯尔特人公园的看台上仍变成了一片巴勒斯坦国旗的“海洋”。

在球队入场前,数万名球迷集体举起或挥舞巴勒斯坦国旗,并高唱《你永远不会独行》,以及二战期间在整个欧洲战场流传极广的意大利游击队之歌《啊,朋友再见》。





在看台的下半部分,还可以看到绿色旅成员套着红色、绿色、黑色和白色的斗篷,组成与巴勒斯坦国旗同色的Tifo。(Tifo在球迷文化里指可覆盖看台的大型横幅或拼图)



BBC对此报道称,许多凯尔特人球迷长期以来与巴勒斯坦民众有密切关系,他们经常在不同场合展示巴国旗以示声援。但考虑到凯尔特人过去已经两次因球迷在欧冠联赛中展示巴勒斯坦国旗被罚款,这一回这家俱乐部很大可能还会因同样的原因面临处罚。

两次处罚一次是在2014年,凯尔特人球迷在与冰岛雷克雅未克足球俱乐部的比赛中挥舞巴勒斯坦国旗,欧洲足联对该俱乐部处以1.6万英镑的罚款。

另一次据称是“最具争议”的一次,2016年的欧冠资格赛上,对阵来自以色列的贝尔谢巴工人足球俱乐部时,绿色旅再次挂出了巴勒斯坦国旗,此举导致俱乐部被罚款8600英镑。

报道称,事后绿色旅还在网上筹集了超过13英镑的资金,用以对巴勒斯坦人的医疗援助,并在伯利恒一难民营中建立了一所以“凯尔特人”为名的足球学校。

《镜报》特别提到,与之前情况不同的是,这一回凯尔特人俱乐部中还有一名来自以色列的边锋球员,以色列国脚莱尔·阿巴达(Liel Abada)。


莱尔·阿巴达 资料图

面对此情此景,莱尔在社交媒体上还是感谢了球迷们对俱乐部的支持。他在Instagram上写道:“当我们一觉醒来,面对我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时,我的心情难以言表。我要感谢过去几天在社交媒体上给我发来支持信息的所有人。这不是理所当然的。我对所有失去亲人的家庭表示同情。祈祷你们的日子更加安宁。爱你们所有人。”

上周五,凯尔特人主帅布兰登·罗杰斯(Brendan Rodgers)接受“天空新闻台体育频道”采访时对此回应表示,“莱尔知道这里的所有人都支持他。这确实是一个有分歧的话题,当然,作为一个父亲或长辈,无论哪一方发生杀戮,你都不希望看到。但很显然,这是一个足球经理无法解决的问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